1. 车抢购网 > 热点资讯 >

夏日失踪事件:民间故事:貌美女子回家途中神秘失踪,县令假审城

清朝乾隆年间,铅山某乡有对夫妇,男的叫况大勇,身材异常结实,常年务农为生;其妻汪氏,年方二八,长得貌美如花。婚后不到两年,汪氏就给况大勇生了一儿一女,况家人爱屋及乌,更加喜欢这个汪氏。当然,汪氏跟况大勇的夫妻关系,也十分恩爱和睦。

一个夏日的中午,汪氏做好了午饭,将公公婆婆连并一对儿女叫到桌前用餐后,她便提了饭食,准备给还在地里干活的况大勇送去。这时,婆婆就劝说道,“小菁啊,大勇早饭吃得晚,现在肯定还没饿,你不如跟我们一起把午饭吃了,再慢慢给他送去。”

汪氏笑了笑道,“大勇喜欢吃热饭,我现在送过去,肯定还不会凉。”说罢,她拎了盛饭的篮子,转身就走。公婆见儿媳如此心疼自己的儿子,心里自然欢喜。

汪氏走到村口,一个年轻男子就迎面走了上来。此人是村中无赖胡二牛,成天游手好闲,不务正业,导致其年过三十了还没娶上老婆。这家伙觊觎汪氏美色已久,却一直苦于找不到机会下手。这日,他见汪氏一个人出门给况大勇送饭,便笑嘻嘻地迎上去询问,“小娘子这是要去地里给况大勇送饭吧?山上豺狼野兽颇多,你一个人去多危险啊,不如让二牛哥陪你一起上山如何?”

说着,胡二牛伸手就去抓汪氏手中的饭篮。汪氏赶紧裂开身子道,“二牛,乡里乡亲的,请你放尊重点儿。你若再对我动手动脚,小心我把周围邻居都叫过来,看他们怎么收拾你。”

“小娘子,我哪里对你动手动脚了,我不过是怕你一个人走山路十分危险,想跟你同行保护你而已。”胡二牛继续陪着笑脸,一双不老实的手,更是蠢蠢欲动,时刻准备在汪氏身上揩油。汪氏早有准备,迅速从怀里摸出一把剪刀,一脸不客气地说道,“我身上带有这个,不需要你的保护。你赶紧走开,不然我真叫了——”

“别别别!我马上走就是了——”胡二牛见汪氏动了真格,只得怏怏不乐地转身。不过,没走得几步,这小子竟又悄悄地尾随在汪氏身后。

午时(中午11点—13点),汪氏在跋涉两公里的山路后,到达了况大勇干活的山地里。况大勇见老婆来了,慌忙放下手中锄头道,“小菁,你怎么又送饭来了?我不是说我晚点儿回来吃吗?”原来,从况家到山地这一路山高林密,路上行人罕至,况大勇担心汪氏一个孤身女子在路上遭遇不测,因此一直不愿让她给自己送饭。

汪氏嗔了况大勇一眼,抢过他手中的锄头道,“等你回来,饭菜都凉了!吃凉饭对身体不好,我们一大家人,还指望你养活勒,你这身子骨,千万不能有事。你快去吃饭,我帮你镐几锄头。”

“别,你这细手,可不能干粗活。”况大勇一把抢过锄头,扔到地上,随后拿起竹篮里的饭菜,笑嘻嘻说道,“我吃了饭继续干活,媳妇你走累了,快坐下来休息一会儿。”

“好吧!”汪氏点点头,跟着况大勇一起,并排在一片草地上坐下。这时,汪氏就讲起了她出村时,正好碰上了胡二牛,随后被他言语调戏,她则拿出剪刀将其吓退一事。况大勇听后很是义愤填膺,“胡二牛这个王八蛋是吃饱了没事干,他下次若敢再这样欺负你,看我不收拾他!”

话虽说得硬气,但真要况大勇动手,恐怕他还有些顾忌。毕竟这个胡二牛,是个无赖,而况大勇又憨厚老实,他一个人根本不好对付这厮。约莫一袋烟的功夫,况大勇将饭菜吃完。汪氏替他擦了擦汗后,将饭碗收拾好,况大勇随口问了一句,“媳妇你吃了饭没有啊?”

汪氏随口答道,“还没有啊——”

况大勇一脸心疼地说道,“那你赶紧回去吃饭吧,别等我了,我还要干一会儿活才能回家。”说着,况大勇就伸出一手,轻轻去推汪氏的后背。汪氏也不跟他啰嗦,提了篮子就走。

申时(15点—17点),况大勇干完了农活,扛起锄头,从山地回到家中。七八岁的儿子和女儿正在院中玩耍,老娘在院墙下纳鞋底,况老爹则在屋檐下劈柴。一对儿女见况大勇回来了,慌忙围上去,奶声奶气地叫了一句,“爹!”

“诶!”况大勇丢了锄头,慌忙蹲下身子将二人抱入怀里。这时,女儿盯着况大勇身后左顾右盼道,“爹爹,娘亲呢?她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啊?”

什么?小菁还没有回家?况大勇一慌,急忙放下一对儿女,急急问况母,“娘,小菁真的还没回来吗?”

“啊,她不是给你送饭去了吗?难道她没跟你一起回来?”况母大惊,手中的针头,差点儿把手指戳破。况父也停下手中的活计道,“小菁中午连饭都没有吃就去给你送饭了,我们见她迟迟不归,还以为她要跟你一起回来勒!”

“我吃完饭就让她回来了啊!她怎么会还没回家呢?”坏了,出大事了!况大勇一急,赶紧出了院子去沿途寻找。况父看了心中也是着急,急忙说道,“老婆子,你在家带好孙儿孙女,我跟大勇一起去找人。”

“诶,人多力量大,老况啊,请乡亲们帮帮忙,一起寻找一下。”况母见孙儿孙女忽然大哭起来,她心中更感焦急。

况大勇出了自家院子后,就一边呼喊着汪氏的名字,一边向村人询问是否见过汪氏。众乡邻均摇头说当日并没见过汪氏,得知她送完饭还未归家后,都沿着况大勇到山地干活的路径,帮忙寻找。

众乡邻一行大概二十余人,拎着少许锄具,跟着况大勇父子一起出了村。这时,在村中颇有威望的刘阿公就说,“村里人多眼杂,小菁如果是在村中失踪的话,早就被人发现了;现在咱们找人的重点应该放在村路到大勇干活的这片山路之间,另外,山中偶尔会有野狼出没,咱们也不能放过任何一片山林。”

“刘阿公说得有道理啊,咱们这里正好二十四个人,不如分成六组,每组四人,展开地毯式搜寻,一定要把小菁找到!”地保张奎担心本村出现人命官司,因此找起人来,也十分积极。

出了村,往况大勇干活的山地里走,大约两公里山路,沿途山林居多,但并无人家,唯独在距村一公里地外的半山腰上,有座破落的城隍庙。经过一番搜寻后,第一小组率先到达了庙里。况大勇和地保张奎均在这个组,二人一进得庙中就闻得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,等及细看时,才发现汪氏已经死在庙中。她衣衫不整,发髻凌乱,手握剪刀,直刺胸部。看样子,她应该是在被人侮辱了之后,自觉没脸见人,于是握住随身携带的剪刀自尽了。

况大勇摸到汪氏身子已经冰凉,不由得就抱着汪氏的尸体嚎啕大哭道,“小菁啊,是哪个天杀的害了你?他不得好死啊!”

“大勇,人死不能复生,你节哀顺变啊!如今之计,只有保护好现场,等县里的官爷前来破案,好给小菁报仇啊!”事已至此,多说无益,张奎只得差村人去县城里报了官。然而等那村人赶到县城时,天色已经大黑,城门已经关闭。他不得不在城外露宿了一夜,第二日一早,县令倪青岩上早堂时,他才急急将此事报了官。

倪青岩听说乡中发生了如此恶劣的案件,立即摆了轿子,带了衙役去事发现场勘验。别看这个倪知县年纪轻轻,可他到铅山这一年时间以来,已经连续破了几桩大案,替五名死者申了冤屈,真可谓是年轻有为。

倪青岩到了庙中,况大勇第一个迎上来,跪地就拜道,“大人,我媳妇死得好惨啊,求您一定要替她申冤报仇啊!”说罢,一夜未眠的况大勇又是涕泗滂沱。倪青岩赶紧将其扶起道,“你放心,本县一定尽力查办,一定会给死者和你们家人一个交代的。”

众乡邻听说况家媳妇被害,县令亲自带人到现场验尸来了,竟都忍不住好奇之心,齐齐跑到城隍庙来观看。因为死者还有些衣衫不整,所以地保张奎和况父将他们拦在了庙外。庙内则一直由况大勇及其胞弟况钟看守,倪青岩对二人保护现场的做法给予了高度肯定,仵作走到死者面前,很快开始了验尸。他发现:死者右手紧紧握着剪刀,直刺其左腹心脏位置,可谓一刀毙命。从其手握剪刀的姿势和捏压程度来看,绝对不是外人将她刺死后,再故意将她的手放在剪刀上,借以制造一个自杀的假象。因此,仵作很是果断地得出了结论:死者是自尽而亡的,可以排除他杀。

不过,死者为什么要自尽呢?经验丰富的倪知县看到汪氏衣衫不整的样子就已猜测到:她八成是被人在这庙中侮辱了,随后举起剪刀自尽了。为了印证这个猜测,倪青岩立即命张奎找来稳婆,再验死者尸体。稳婆仔细检查一番后如实回禀:“大人,况汪氏临死之前,确实遭遇过侵犯。”

在死者身旁,俨然还放着那个盛饭的空篮子,倪知县由此得出结论:死者汪氏,在给况大勇送完饭后回家的途中,被歹人拖进城隍庙侮辱了,因不堪受辱,汪氏随后用剪刀自尽了。

不过,这把剪刀又是哪里来的?汪氏难道出门时就把它带在身上吗?倪知县疑惑地皱了皱眉时,便问况大勇,“大勇,你来看看,这把剪刀是你们家的吗?”

“正是!”况大勇不假思索地回道,倪青岩更惊,“这么说你媳妇儿送饭的时候,就把它带在身上了?” 

“嗯!”况大勇使劲点点头,缓缓而道,“我们村中有个无赖叫胡二牛,这厮一直想打我媳妇儿的主意,多次用言语调戏她。我媳妇担心送饭过程中遇到他,特意把她做鞋的剪刀带在了身上——”

“大人,我想起来了!昨天中午,我媳妇刚出村的时候,又碰到了那个胡二牛,他当时又调戏了她!肯定是他出于报复,就在我媳妇回家的必经之路上侮辱了他!”

“我也想起来了!昨日午时,我干完农活回村时,看到胡二牛鬼鬼祟祟地往山上走,当时我就觉得这小子有问题,现在想来,肯定是他跑到这庙里干坏事来了!”况钟一拍脑门,也道出了一个关键信息。

至此,所有矛头都指向了本村无赖胡二牛,倪知县也认定此人具有重大作案嫌疑。于是在地保的带领下,捕快们很快将胡二牛捉拿归案。胡二牛听说汪氏死了,吓得急忙跪在倪知县面前告饶道,“大人,小的没有杀人啊,请你给小的做主啊!”

倪青岩冷声道,“我都还没有问你问题,你怎么就说你没有杀人啊?”

胡二牛哭着脸道,“我,我这不是听人说况家娘子已经死了吗?我自知自己逃不过嫌疑,所以才说没有杀人啊!”

倪青岩盯着这厮的眼睛扩展,“你怎么就知道你逃不过嫌疑?”

胡二牛如实禀报道,“因为昨日午时,况家小娘子给她男人送饭时,我曾用言语调戏过她;而且,而且我还偷偷尾随了她一阵子。不过我对天发誓,我只跟了她半里地,我就没跟了,我绝对没有做伤害她的事。”

“你没跟她了,那你又去了哪里?你这狗东西,不见棺材不掉泪是吧?是不是想吃点儿苦头你才肯说实话啊?”捕头马超忍不住朝胡二牛身上踢了几脚。

胡二牛一阵结巴,似乎找不到说辞了。倪青岩不由得一声大喝,“给我打!”

“别打,我招!”胡二牛害怕挨揍,急忙说道,“我跟了况家小娘子半里地后,发现一只老母鸡从孙寡妇家跑出来了,我,我就把那鸡偷了,去山上烤着吃了。大人若是不信的话,可以跟我去那山林看看,那里还有鸡毛和我临时堆建的烤架。”

倪青岩自然不信他的话了,于是叫来了孙寡妇询问,同时让马超带着胡二牛去指认现场。不久,马超回来禀报,确实在胡二牛所说的山林里发现了鸡毛和内脏,以及生火的痕迹;而孙寡妇也承认,她家确实丢了一只会下蛋的老母鸡。

如此说来,胡二牛的嫌疑可以排除了吗?暂时不能!因为汪氏是在午时到申时这个时间段遇险的。而胡二牛烤鸡的时间,也在这个时间段内。这厮会不会在此过程中,发现了汪氏,然后连鸡也顾不得吃,就将她拖到城隍庙侮辱了?

经过进一步勘验,捕头马超发现,胡二牛烤鸡的地点,距离村口并不遥远,但距离城隍庙,还有一刻钟时长的距离。这时他便对倪知县说道,“大人,胡二牛烤鸡的那片山林,也是汪氏回家的必经之地。如果胡二牛想侮辱她的话,完全可以在那林中设伏,然后将她拖入山林之中;他又何必放下正在烤制的美味,而跑到城隍庙去行凶呢?”

“那他会不会在吃完了鸡后,发现汪氏还没回来,因为等不及了,他就沿着汪氏所走的路径去寻找;结果在城隍庙外与汪氏不期而遇了,于是随后将她拖入了庙中?”随行的师爷又道出了心中的猜想。

倪青岩暂时没有回答,他将脸转向况大勇问道,“你媳妇儿是什么时候离开你身边的?”

况大勇道,“她是午时左右到达我那里的,因为她还没有吃饭,我急着让她回去,所以她也应该是在午时离开我身边的。”

倪青岩又问,“从你们家到这山地里,她给你送过几次饭,每次大约要走多长时间?”

“小菁给我送过多次饭,用时最多两刻钟时间。”

从山地到城隍庙,也就一刻钟时常的距离。汪氏将饭送到后不久就急忙回家吃饭去了,如此说来,她遇险及其自杀的时间,也应该在午时这个时间段内了。

倪青岩随即问起胡二牛,“你从烤鸡到吃鸡,大概是在什么时间?吃完鸡后,你又干什么了?当时可有人作证?”

胡二牛道,“回大人,小的午时开始在林中杀鸡烤鸡,直到未时(13点—15点)才吃上。吃完鸡后,小的口渴难耐,于是又回村中去偷宋阿婆家的橘子吃,不曾想被宋阿婆家的狗发现了,它追着我一直不放,把小的裤脚都要破了,这件事宋阿婆可以作证。”

“大人,胡二牛昨日确实偷过我家后园的青橘,老生当时亲眼所见。”随后被找来的宋阿婆为胡二牛做了证。如此一来,这厮的嫌疑暂时排除了。那么,侮辱汪氏的那个人,到底是谁呢?

经过一路勘验,倪知县发现沿途并无人家,这时他联想到:那个歹人会不会也是同样在山地干活的农人,或是在林中狩猎的猎人?当他们发现形单影只的汪氏后,遂对其起了歹意?当然,这个案子,也不排除路过此地的外村人作案的可能。不过,倪知县的第六灵感认为本村人作案的成分较大,他决定先从本村人查起。

于是,倪知县立即命地保拿来本村人的花名册,首先排除妇女儿童,随后重点对本村六十余名男性村民展开调查。在这些男性村民中,仅有六人在事发地的山林里有地,而这六人中,有四人当时并未在山中干活,他们都找到了证人证明这一点。另外两个人,一个叫常玉山,另一个叫万峰,都是单身汉,虽然他们自称午时都在家吃饭睡觉,但因找不到证人证明他们的清白,而成为了嫌疑对象。另外还有个叫叶孔的猎人,也因为一向独来独往,找不到人证明其清白而成为了嫌疑对象。

为此,倪知县又命马超带人着重对这三人的活动轨迹展开明察暗访。这一查,竟发现了端倪。为了让真凶露出原型,倪知县命马超和地保在村中敲锣打鼓,广而告之:汪氏案即将告破,明日中午午时,倪大人将在城隍庙审问城隍,缉拿元凶。村中之人,除了老弱病残之外,须全部到场观案。”

知县审问城隍爷?这可是一件稀奇之事啊!别说本村人,就是外村,及其邻村的村民听得这个消息,都争相前往城隍庙看热闹。因为观看的人众多,及至第二日巳时(9时—11时),城隍庙外已被众人围得水泄不通,那场面盛世,简直比赶庙会还空前绝后。

午时,倪知县带着一众衙役,准时出现在了城隍庙内。作为重点嫌犯的常玉山,万峰,叶孔,也被叫到了现场;虽然倪知县还未对三人采取行动,但早已命人将他们暗中监视了起来。当然,作为本案的第一嫌疑人,胡二牛暂时还逃不了关系,他也被衙役带到了现场。

一切准备就绪,倪知县穿上官服,戴上官帽,正式开始审问城隍爷。只见他先是毕恭毕敬地对着城隍像拜了三拜,随后昂首挺胸,义愤填膺地问道,“城隍爷,你作为守护本地的神灵,自然应该保护这一方的百姓生灵;可是昨日中午,你眼睁睁看着暴徒在你庙内行凶作恶,你却见死不救,你于心何忍?你这是严重的失职啊!如果你尚有一丝悔恨改过之心,你就赶紧指出凶手,让本官为受害者申诉冤屈,也好还你一世英明!”

众人听得这话,都暗中嘲笑倪知县装神弄鬼。这世间若真有城隍爷这种神灵的话,哪还有那么多人处在水深火热之中?然而,凡事也有例外。比如那种做贼心虚的人,他们因为干了坏事,无论外界有什么风吹草动的,他们都会疑神疑鬼,内心惶恐不已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一片绿叶飘飘扬扬从城隍头上落下。倪青岩一把将其抓在手里,随后高高举起,拿到阳光下细看了一阵。站得最近的十余个村民发现,倪知县手中拿着的不过是普通的桂花树叶。不过与别的桂花叶不同的是,这片树叶中间竟然有一个黄豆般大小的小孔。倪知县看着这枚树叶忽然哈哈大笑道,“城隍爷总算有点儿悔过之心了!他已经向本官指出了凶手的姓名!”

“大人,那个狗贼是谁?请您快快告诉我们啊!”况大勇比谁都还要急切,此刻他双眼发红,拳头紧握,恨不得将凶手碎尸万段了。

倪知县举着树叶道,“诸位请看,这是一片树叶,是也不是?”

“是!”众人齐齐回答,却不知倪知县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。

倪青岩又问,“树叶中有一个小孔是也不是?”

“是!”众人再次回答。

倪青岩便道,“这就对了!城隍爷告诉我,凶手就是一个叫叶孔的人!”

“叶孔?那不是咱们村的猎人吗?”地保张奎大惊。目光随之朝这小子身上射去,叶孔早吃了一吓,拔腿就要开跑,早就盯住了他的一名公差二话不说,齐齐一声大喝,“恶贼,你往哪里走?”

很快,两官差便将叶孔带到了倪青岩面前。

倪青岩怒喝一声道,“大胆狂徒,城隍爷已经指出你就是侮辱汪氏的凶手了,你还不跪地受罚?来呀,给我打!”

“别打!大人,我招!”不及众衙役动手,叶孔就招了:没错,昨日中午,确实是他侮辱了汪氏。原来这小子当时刚打完猎,正准备下山煮饭,却发现汪氏路过城隍庙。因为他也觊觎汪氏美色许久了,于是就趁其不备,悄悄从背后摸了上去,准备将其打晕,再拖入城隍庙中将其侮辱了。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汪氏异常警觉,很快掏出剪刀准备自卫。幸亏他身子结实,孔武有力,迅速夺了剪刀将她打晕,才办完了事情。临走的时候,叶孔不忘将苏醒的汪氏威胁了一番,“这种事情你最好别说出去,否则你以后就没脸见人了。”

他本以为汪氏受了威胁会忍气吞声,不料他走后不久,汪氏就举刀自尽了。得知这个消息后,叶孔也是惶惶不可终日。本来他当日下午就准备外逃的,不过听说胡二牛作为本案的嫌犯被抓了,他就存了一分侥幸之心。不曾想,这事儿竟被“城隍爷”给出卖了!

当然,那片带孔的树叶是倪青岩早就准备好的,而世间也没有真正的城隍爷。倪知县不过是借神灵之名,道出凶手之名,让他心灵受到震撼,从而起到不打自招的效果。那么,倪知县又是如何知道凶手是这个叶孔的呢?原因很简单,另外两个男人,一个年龄较大,一个身子骨羸弱,在汪氏带了剪刀的情况下,他们是不可能轻易将她侮辱的。联想到叶孔那孔武有力的猎人身份,倪青岩就断定这事八九不离十是他干的了。最后借助城隍之名一惊一吓,这小子当真招了。这还真是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”啊!

本案告诫后人:无论是在古代还是现代,单身女子最好不要独走那种僻静之路。另外,奉劝世人,千万别干坏事,否则迟早会败露的。倪知县采用排除法,并借助城隍之名让凶手不打自招,实在是一睿智之举,当为其点赞。

  

举报/反馈